石:我曾經去過武漢,當時是為了拍電影“消失的星星”,我曾給意大利導演簡尼-阿邁里奧當導演助理。這是一座中國中部的密度高的中型城市,有9百多萬常住人口。當時我們那部電影的男主角是Castellito,女主角周婷是武漢人。疫情爆發了我就馬上聯系她,得知她在武漢的父母等家人還算都好,躲在家里打麻將。
微信圖片_20200127190613.jpg

我本人身在意大利,自然可以在油管上看到各種各樣的新聞。尤其使我關注的是從武漢天天發視頻的人,其中還有一對年輕夫妻。他們很擔心、他們也聽到了朋友親戚去世的消息,但是他們抱有希望。有人提出建設性批評,有人生氣并指責但是我總體上從意大利看到的是我的祖國是一個強國。相信這一支巨龍完全有能力面對當前巨大的考驗。中國一定在各國的幫助下,包括首先簽署一帶一路的意大利我們這個國家,聯手盡快解決新型甲狀肺炎帶來的一系列問題。

請允許我提一點我們意大利的事情。剛才您們新聞不是剛報道說總統馬塔萊拉今天在悼念二戰期間被屠殺的猶太人時,剛說了一個烏托邦概念嗎?他說“我們有職責協力盡快拔根除掉種族歧視這種病毒嗎?” 我在同樣悼念二戰受害者同時,想提醒大家是不是這一種病毒會更難治呢?您說呢?
RAI直播記者:對,正好我想問您如何看意大利方面的反應?我們聽說這幾天有一些關于中國公民在意大利不愉快的事情發生了。
石:不是“不愉快”,是“危險”的事情發生了。無論受害者是羅馬尼亞移民或巴西移民還是我們華僑,甚至是意大利南方所謂“老土”(terroni),簡單用“不愉快”兩字是不對的。所謂“種族歧視瘟疫毒苗”應該在它還沒有稱霸的時候及時阻止住。因為這種毒苗常年埋伏在我們每一個人的身體里。我本人就歧視那些歧視華人的意大利人,也歧視那些歧視意大利人的華人。您聽得懂我的意思吧 (笑)…

問題是如果華裔女兒在維內托火車上被一群小流氓辱罵并唾棄,原因僅僅因為是她是華人的話…

問題是如果威尼斯這座西方古文明之城發生了一對華人游客僅僅因為他們是華人而受到辱罵,先不說他們是給意大利帶來旅游財富的…

這就說明我們意大利公民面對大問題了:我們無法把正面的價值觀傳遞到位,我們在自殘中…

(拿起紙條當口罩戴起)繼續說:  我剛剛去藥店想買口罩,但一個都沒有了。 我們意大利公民應該本著“理性對待+重在團結“的精神去建設兩國關系。你可以從意大利去批評中國,哪怕批評中國政府,但是目的一定要清晰,因為最終目的應該是共贏,是?又?,而不是自殘或雙敗。今年是中意文化旅游年,在世界舞臺上被斥之為歧視中國的意大利人民,我們有何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