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時報】1月31日,英國“正式”脫歐。

主持人:雅客

嘉 賓:凡桑

雅客法國經濟學家帕斯卡爾·奧多諾(Pascal O'Dono)說,英國“脫歐”使得歐盟擺脫了內部最大的一個反對者。這是為什么?

凡桑:英國作為一個高度推崇自由經濟的國家,與歐陸很多國家注重社會公平的理念不同。在歐盟內部的日子里,英國實際上長期扮演一個反對者或者說阻礙者的角色。歐盟主張的許多社會公平、財富重新分配政策實際上因為英國的阻礙而無法推進。

雅客那么,為什么英國當初還要加入歐盟?

凡桑:我想是為了監視歐盟吧,從英國的立場也可以表述為“不能讓歐盟胡來瞎搞”。但是,你看,英國加入歐盟一直是有限度的,比如它拒絕加入申根區,拒絕加入歐元區,但要享受歐盟共同市場的好處?,F在看來這些都不是重點,我想說的是,在英國“正式”退出歐盟之際,“歐盟應該反思”之類的聲音四起,好像英國脫歐都是歐盟的錯,這樣的說法就有失公允。歐盟是應該反思,歐盟在推進經濟一體化的同時,政治一體化的推進嚴重滯后,使得應對希臘債務危機、歐洲難民危機乃至于美歐貿易摩擦等方面都很難有效地協調,甚至出現內部的掣肘,導致錯失處置問題的良機和選擇最有效的途徑。但是,這并不等于說歐盟建設就是一無是處,更不等于英國就是無辜受害者。相反,在反思的同時指出,英國本身是這次脫歐危機的始作俑者,最初之錯在于英國。因此而受到傷害、遭受損失的不僅僅是歐盟人民,也包括英國人民??梢哉f是兩敗俱傷!

圖為此前英國國會廣場上的英國國旗和歐盟旗幟。(圖片來源:法新社)

我想說的是,在這個脫歐的節點日子里,英國應該自己提出反思,如果不能自己反思,有識之士有責任有義務替它指出。反思什么?英國社會存在嚴重的社會不均、貧富分化的問題,其嚴重程度居歐洲之首,這是與現代社會發展的潮流相逆的。而造成這種現象的深層原因恰恰是其根深蒂固的資本主義自由經濟文化。

雅客:有評論指,英國退出歐盟后,擺脫了歐盟的羈絆,可以自由地揚帆遠航。凡桑老師怎么看?

凡桑:先說眼前,今天的“正式”脫歐,毋寧說是“形式”脫歐,而實質脫歐要看英國與歐盟之間的自貿談判進程。在這一點上我的看法和大多數人沒有不同。英國可能會繼續“拖歐”,也可能一年之內能與歐盟達成貿易談判,但是,雖然今天歐盟議會批準了約翰遜版的脫歐協議,但事實上的“無序脫歐”風險仍然存在。

具體現象,我想引用你前面提到的帕斯卡爾的話,在經濟層面,投資者不得不觀望,或者放緩投資決策,這對英國和歐盟的經濟都沒有好處。這基本上是沒錯的。

如果從長遠來看,英國秉持自由經濟為圭臬的政客以及相當一部分民眾目光顯然是短淺的。

英國如果在極端自由經濟的道路上繼續“揚帆”下去,其結果只能是加劇社會不平等現象,必然會帶來嚴重的經濟和社會危機。雅客:“揚帆”或導致“人仰馬翻”的結果?比如2011 年倫敦街區暴亂?

凡桑:那次暴亂只是一個信號或者征兆,惡果有時并不都是以極端沖突的形式出現。人民生活水平的逐漸下降,醫療、住房、就業等條件的逐漸惡化,更多時候是以“溫水煮青蛙”的方式存在的。這也是為什么我們要不斷地提醒人們,實踐證明資本主義自由經濟的發展模式越來越窮途末路,這個遠景越來越清晰可見。如果在這條路“揚帆”下去,其結果必然是悲觀的。

雅客:我引用一段中新社記者李洋的報道:法國總統馬克龍29日表示,英國“脫歐”的日子是“令人悲傷的一天”,但他也警告英國,法國將在未來英國與歐盟相關貿易協議談判中“不屈服于壓力”。馬克龍是當天與到訪的希臘總理米佐塔基斯舉行會晤后發表上述言論的。馬克龍表示,英國將在31 日離開歐盟,這是令人悲傷的一天,對我們大家來說都意味著“失敗和教訓”。凡桑老師怎么看馬克龍總統的這段表述?

凡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我也不是什么都知道的,總統的想法我怎么能知道。我只記得他當年強調的是要對英國保持強硬,為什么今天忽然又“令人悲傷”了。

我覺得真正悲傷的是蘇格蘭人。29 日晚歐盟議員們為蘇格蘭同事獻上《只是一次離別》,其中含義無人不懂。蘇格蘭籍的議員潸然淚下,也許他們心里想的可能這“只是一場離別”,也許以后他們還會回來。

(編輯:秋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