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webp (5).jpg
請大家轉發一下,1月31號從杭州到羅馬的CA731的旅客自己隔離兩周,為了他人的安全也為了自己的安全。
640.webp (6).jpg
據意大利新華時報金榮軍羅馬報道:
         請1月31日CA371航班幾乎是最后抵達意大利的航班,請乘座該航班和之前,抵達意大利的的華人僑胞,做好在家自我隔離14天。這非常有必要,這將隔離病毒傳播的可能性。意大利的兩例確診疫情,已經帶給意大利30萬華商帶來的巨大損失,波及餐飲、百貨、服貿以及各行各業。我們僑胞在家14天的個人損失,相對大局的損失,那真得算小的。我們華人僑胞一起手握手,共渡難關,我們站出來,現出更多的責任和擔當。我們深信,近段時間回意的僑胞都能有這樣的勇氣和見地、大局觀,為大家、舍小家。

我們真得怕還有萬一,有更多的“發現”、“疑似”、“確診”,每一次都能深深的打痛僑商心。此次意大利華商因為兩例武漢同胞被確診病例,華人生意一落千丈不說,還被意大利人帶上有色眼鏡看,被“歧視”。我們懇請,回意的同胞再難也要“挺”過14天,海外華商再也經不起“ 折騰”了,讓我們一起共同努力,中國加油、意大利加油!

遇到身體不適或發熱,請立即撥打1500。我們僑胞要學習病毒防范知識,保持良好衛生習慣,勤洗手,勤消毒,勤通風??人?、打噴嚏時注意回避他人。不恐慌,不夸大,不傳謠。

據悉,這是繼1月30日晚,意大利羅馬確診兩例新型冠狀病毒后,總理宣布暫停中意航班后,已經從中國啟飛航班,目前已經抵達意大利羅馬,幾乎是最后一班。

附:病毒是如何在飛機上傳播的?
呼吸系統疾病在飛機上的一般傳播路線是怎樣的?
當帶著病毒的人體咳嗽或者打噴嚏時,病毒隨著口水、粘液或者其他體液噴到空氣中,這些液滴落到健康的人身上,或者健康的人觸摸到這些液滴沾染的物體表面,都可能感染。
飛機上,小桌板和安全帶都有可能沾染上帶病毒的液滴。
這些帶病毒的液滴能夠存在多久,取決于液滴是口水還是粘液(痰),物體表面是粗糙的還是平滑的,條件不同,病毒可以存活的時間從幾小時到幾個月不等,有數據顯示,新冠病毒能夠在物體表面至少存活12個小時。
病毒還可能以氣溶膠的形式在空氣中傳播,但是根據阿諾德·蒙托,密歇根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流行病學系流行病學教授的觀點,這并不是病毒傳播的主要路徑。原因在于,以氣溶膠的形式存在, 病毒必須要能夠在干燥的環境下存活下來才行,而病毒其實更喜歡濕潤的環境,在干燥的環境下,病毒的傳染性會減弱。
這個路徑對飛機意味著什么?
根據世衛組織(WHO)的標準,座位在病毒源前后兩排的乘客,有被傳染的危險。但在2003年SARS爆發期間,也曾有兩排以外的乘客被感染上的案例。但大體可以認為,病毒源前后三排以外的乘客,受到病毒飛沫傳染的可能性很低。
已經有公共健康調查者開始研究機艙里人員的隨機走動對于乘客感染率的影響。美國一個名叫Flyhealthy的調查機構以10班3個半小時到5小時飛行長度的美國航班為樣本,觀察其乘客和乘務員的行為。結果顯示,38%的乘客期間離開過自己的座位一次,24%的乘客離開過不止一次,還有38%的乘客留在座位上沒動。
相比過道位置80%的乘客曾四處走動,窗戶位的這個數字是43%。窗戶位的乘客平均接觸人數是12個,而中間位和過道位平均接觸人數高達58和64個,相比之下, 窗戶位置是疫情期間不得不飛機出行的更優選擇。
但如果感染者是空乘,情況就不一樣了。根據Flyhealthy的調查,一個空乘平均可以把病毒傳染給4.6個人。Flyhealthy的實驗并不適用于大于5個小時的長途飛行,也不適用于走道多于一個的機型,但結果可以大致參考。
因此,如果在疫情期間不可避免乘坐飛機等交通工具, 盡量避免不要在機艙內四處走動,把被感染的可能降到最低。
根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疫情期間乘機指南”,用肥皂洗手、觸碰任何一個物體表面后用含酒精洗手液消毒,以及不要用手觸碰自己的臉,也不要和咳嗽的乘客有任何形式的接觸,都是預防病毒傳播的有效方法。
目前,民航飛機每小時可以換20-30次空氣,循環空氣通過HEPA(高效空氣微粒子濾網)過濾,根據WHO,HEPA是可以過濾掉細菌和病毒的,同時,WHO也建議發熱旅客應該延遲登機,航空公司有權拒絕傳染病患者登機。(澎湃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