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華人街》呼吁書:時艱同值,在意大利的我們在密切關注著國內新冠肺炎發展的同時,卻未料到病毒在蟄伏兩周后,忽得又在這幾日如撒花般出沒在這一片土地上。截止發稿前,意大利全境已經有54例確診病例,更是首次出現2例死亡,倫巴第大區,威尼托大區10處城鎮已經封城嚴對。

微信圖片_20200222164941.jpg

前幾日時我們還在為國內籌措醫用物資,“豈曰無衣,與子同裳”的同胞情,思鄉結讓人淚目。但現在戰場的轉換是如此的訊急。我們不得不再次套用老話——病毒是狡猾的,斗爭是艱巨的。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普遍共識的14天潛伏期似乎也不再是萬能的解,16天,22天,38天......不斷有超長潛伏、無癥狀的患者案例刷新著我們的對它的認知。就拿昨天首例爆出的意大利38歲男子來說,他究竟從何處沾染病魔直到現在為沒有確切的答案。媒體推測僅僅一次1月末同一位從中國回來的朋友聚餐,就讓男子在經過近的3周風平浪靜后,突然在2月15號健康情況直轉急下,寥寥數日就被送入重癥監護宣告病危。

新冠病毒的傳播力也非常頑強。根據中國疾控中心等發表的最新研究論文,新冠病毒的基本傳染數R0預估為3.77,也就是說在沒有外力干預的情況下,平均一個新冠病毒感染者會傳染3.77個人,遠大于SARS和MERS。仍在日本橫濱近海隔離的超級郵輪“鉆石公主”號為世人提供了一個病毒在缺少強有力干預措施的情況下在密集人群中傳播情況的參考:目前,日本政府已經對船上的1219人進行了病毒檢測,確診總數達355例,感染者比例接近30%。這還是在后期已經執行嚴格的隔離措施的情況下的結果,如果完全沒有隔離措施,情況無疑要嚴重得多。

所以盡管所有新增的病例及被認為是疫情爆發關鍵傳播者的“零號病人”均是意大利公民,媒體,民眾無法強行給在意華人,留學生扣上“untore(傳播瘟疫者)”的帽子,但我們仍可以說,現在疫情到了最吃勁的關鍵階段,僅在幾日前,意大利今日網就表示節后將有2500名中國公民返回華人聚集的佛羅倫薩和普拉托。大量中國過完春節回來復工復學的同胞讓疫情輸入、傳播風險進一步加大。任何僥幸都可能讓病毒乘虛而入,任何麻痹都可能使之前的努力功虧一簣。

意大利衛生部已經下達一紙公文責令近期14日內從中國回來的人員都有義務自行隔離。值此時刻,華人街再次呼吁近期所有從中國回來的僑胞,留學生務必在家自覺隔離。每一個人的舉止行動都關系到這場疫情的走向,希望同胞們多一點將心比心的共情意識,自覺嚴守隔離,唯有阻斷疫情人傳人,才能保護我們自己、我們的家人、我們的事業,我們奮斗的土地。

剛來的華僑,學生不會明白老一輩華僑恨不得拿著擴音喇叭的大聲疾呼。我們很難懂得17年的那個春天華僑先行者們的血淚,當時sars疫情爆發加上國內信息不暢,整個歐洲對黃面孔避之不及,華人服務業迎面遭到悶棍重擊,以中餐行業為例,這個容納了數十萬就業人口的行業在疫情期間營收損失達到100%,數月未能開張開張空無一人的心酸只能由老華僑默默吞下,舉債建立事業又“眼看著樓塌了”的心酸又有誰想再嘗一遍。

自覺自律既是對自己和家人負責,也是對整個在意華人事業與社區的負責。出門在外,讀著方塊字的我們就是一個命運共同體,無論是“兒孫繞膝”的祖輩,還是“上有老,下有小”的“頂梁柱”,或是正茁壯成長的晚輩,在這個華人大家庭中,都是彼此生命中最珍貴的親人。既然是親人每個成員嚴守規約,不能有任何僥幸心理而去破壞和踐踏規約。

當然,胸懷寬廣的中華民族胸中早讓這個命運共同體的圈子無限擴大,“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兩鄉?!痹氯A既撒兩鄉,病毒又豈分族群。這早已不是一場華人和意大利人各自為營的斗爭,而是一場我們手牽手抵御病毒的戰役,我們的名字是“uomini”。

待到一切結束,我們再去古斗獸場一觸千年沉淀,再登萬里長城一覽錦繡河山。(zior)


遇到緊急情況
可以撥打112統一急救電話
或118醫療紅十字會急救電話

中國駐意大利使館領事保護與協助電話:
+39 3939110852
中國駐米蘭總領館領事保護與協助電話:
+39 3272862927
中國駐佛羅倫薩總領館領事保護與協助電話:
+39 3357748753

logo.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