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德國總理默克爾。(圖片來源:中新社)

【歐洲時報關夢覺綜合報道】今年年初,當疫情在歐洲爆發之前,德國最熱門的社會議題還是由圖林根州選舉引發的基民盟領袖危機?!靶∧藸枴笨颂m普-卡倫鮑爾宣布辭去基民盟主席之位后,鑒于下一任主席也極有可能成為下一任德國總理,基民盟黨內一時暗流涌動,一場“王座之爭”眼看爆發在即。

不過,起初呼聲最高的3名“默克爾繼承人”,一是如今因應對疫情而焦頭爛額的衛生部長施潘,一是一度成為德國疫情“震中”的北威州的州長拉舍特,一是“親自”感染了新冠病毒的前聯邦議院聯盟黨黨團主席默茨……雖然后來施潘宣布放棄、轉而支持拉舍特,聯邦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諾貝特·羅特根又成為半路殺出的程咬金,但這幾位政客無論誰來接任,相比起默克爾來,都始終在政治形象、民心凝聚力等方面欠點火候。

這場疫情給德國帶來了深重災難,也帶來了復雜的后續影響,要盡量妥善處理這樣的局面,需要相當高超的政治理解力和掌控力。而民眾所能看到的是,默克爾始終以務實冷靜的“定海神針”形象出現,即使在居家隔離期間,她仍能通過電話和網絡,牢牢掌控聯邦政治事務。

因此,一種可能性逐漸浮現:雖然已經聲明自己將在2021年卸任后徹底退休,但值此特殊時刻,默克爾會否為顧大局而“食言”,第4次返場,再度成為風雨飄搖中的德國掌舵人?

ARD電視臺最近展開的一次民調的結果已經很清楚:64%受訪者都對默克爾的疫情應對措施表示“滿意”或“非常滿意”,這是她整個任期中的最高支持率!《慕尼黑水星報》對此表示:“目前無法想象,默克爾明年就要離任了,她背后的真空太大了!”

的確,在應對疫情危機期間,幾位候選人不僅都沒能趁機發力,樹立起明確的正面政治形象,而且還剛好相反,要么備受爭議、要么面目模糊?;衩嗽ㄓ?月份舉辦一次特別會議,選出一名任期到12月的領導人,再在12月的正式黨代會上重新選出整個領導層。如今4月的特別會議已經推遲,候選人的競選活動也已全部暫停,如果12月之前沒有誰能格外服眾,那么是不是意味著默克爾將沒有連任之外的選擇?

“擺脫危機之后,將比走進危機時更強大?!边@是默克爾面對歐債危機和難民危機時的一句名言,這句話或許也適用于她自己。目前,歐盟還正在向德國施壓,希望德國接受發行“新冠債券”,以應對疫情帶來的經濟后果。一旦松口,就意味著剛剛舉債對內推出史上最大經濟援助計劃的德國,又要對外替希臘、意大利等經濟弱國“買單”。德國扛住歐洲,誰來扛住德國?面對這個問題,試著用其他幾位候選人的形象替代身經百戰的默克爾,總還是有一些違和。

但默克爾表示自己不再謀求連任的態度畢竟相當堅決,因此還有一種雖然比較冷門、但不是不可能發生的情況——基民盟讓位給姊妹黨基社盟,巴伐利亞州現任州長索德爾前往柏林接任總理。在面對疫情時,索德爾的一系列果斷強硬政策已經給他帶來了越來越高的聲望。盡管他自己不久前還表示“我屬于巴伐利亞”,但他的民調支持率已達到58%,比8個月前的上一次調查高出16個百分點。

德國這場頂級權力之爭還遠未到到尾聲,變數仍然多如牛毛。疫情還將持續多久、后果如何,無疑將對最后的結果產生重大影響。而至少直到目前,默克爾仍然是“沖在德國最前線的女人”……

歐洲時報德國版微信公眾號:GermanReport

(編輯:夏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