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批援鄂醫療隊員結束在安吉14天隔離休整,回溫前大家合影。

溫州網訊 昨天,是我市第一批援鄂醫療隊隊員們結束在安吉14天隔離休整回溫的日子,回想這14天的生活,他們感到日子過得既輕松又漫長,在這等待回家的日子里,他們中有的人在調整自己的生物鐘,有的人忙著給海外華人“云問診”……

在他們隔離休整的最后一個晚上,記者聽他們講述了這14天的隔離故事。

-陳身賢:每天堅持跑步調整生物鐘

作為溫州第一批援鄂醫療隊隊長,陳身賢不僅承擔著救治的任務,還肩負把隊員們平安順利帶回的重任。

壓力重、責任大,在武漢的時候,陳身賢半夜經常會突然醒來,“有時候醒來一看時間是凌晨1點,睡一會兒又突然醒來,看看時間還在凌晨3點,根本睡不著,生物鐘基本紊亂了?!?

來到安吉后,陳身賢開始慢慢調整自己的生物鐘,每天堅持跑步鍛煉。他告訴記者,自己之前一直有鍛煉的習慣,去武漢后就暫停了?;販厍耙惶煸缟?,他6點多就起床,原計劃跑個“半程馬拉松”(21公里),后來跑了17公里,實在吃不消就停下了?!疤脹]堅持鍛煉了?!标惿碣t笑笑。

陳身賢還給自己定了個歸家計劃。到家后,他想多陪陪女兒,回平陽老家看看年邁的父母,剛開始父母都不知道自己去武漢了,后來父母知道了,就反復叮囑他,一定做好防護。

-吳紅梅:忙著給隊員作隔離休整保障

剛踏進安吉的酒店,溫州市人民醫院院感科科長吳紅梅就馬不停蹄地忙著討論、制訂醫療隊的“感控制度”,給隊員們做好隔離休整保障。

初到安吉,隊員們都忙著休息睡覺,兩天后,元氣開始恢復。于是,健身房、草坪、大廳,人漸漸多了起來?!安淮T、不聚眾、戴口罩……”吳紅梅在“感控制度”上嚴格規定著。她解釋道,隊員們剛開始回來還沒有經過核酸檢測,因此要制訂制度,大家按規定進行隔離。

返溫前幾天,浙江省醫療隊在酒店內舉行篝火晚會,為了嚴格遵守制度,大家統一戴著口罩,保持距離?!氨緛眢艋鹜頃际且掷忠黄鹛璧?,為了安全,我們大家就忍住不拉手,拿手機拍拍篝火過過眼癮?!眳羌t梅笑著說。

“雖然在休整,但我們始終不能掉以輕心?!眳羌t梅說,還好,在所有人的堅持下,大家全部平安回歸。

-張躍峰:過上“國外時間”給海外華人“云問診”

溫州市中西醫結合醫院的醫生張躍峰在這隔離休整的14天內幾乎沒怎么閑著,他忙著給海外的華人問診?!爸饕褪峭ㄟ^視頻連線看他們的癥狀,告訴他們如何治療以及預防?!睆堒S峰說。

除了給華人進行“云問診”外,在空余時間張躍峰還會盡量與國外診所里的華人醫生進行交流,將自己在武漢參與救治的經驗分享給他們,以便更好、更多地救治患者。

當然,這也讓張躍峰不得不過上“國外時間”。每天晚上9點是張躍峰最忙碌的時候,這個點他要接診遠在美國的華人。有時候凌晨3點到6點,他也要起床問診?!耙驗檫@個病情一定要追蹤得緊,我經常要對病人進行隨訪,根據病情再進行治療方案的調整,這樣治療效果才會好?!睆堒S峰說。

除了時間上的困難,病人的增多更讓他忙碌不已。有時候一個病人看完,往往還有一家人排著隊等著問診。所幸,在他的治療下,大部分病人出現好轉,身體也在慢慢恢復。

-盧明芹:想快點回溫州 去醫院上班

同樣忙碌的還有來自溫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醫生盧明芹,他要在這14天內趕著將之前“暫?!钡墓ぷ餮a回來。準備上課、門診……14天里,盧明芹最多的時間就是坐在電腦前,幾乎沒有閑下來。

“這時間過得是說快不快,說慢不慢?!北R明芹笑著說,一方面自己每天坐電腦前感受不到時間的流逝,另一方面自己想快點回去醫院門診上班?!艾F在最牽掛的還是溫州的病人?!北R明芹說,在武漢的時候,有些長期找他看病的病人時常會問他“盧醫生怎么還沒回來”。

在休整的時候,盧明芹偶爾還會想起那些依舊在醫院堅守的武漢醫生們?!拔錆h的醫務人員是真的辛苦,我們回來休整了,他們還要繼續堅守。為了守衛家園,他們真的是拼盡全力?!北R明芹感慨道,希望大家都能快點恢復正常的生活。

-胡丹紅:發現戰友們 個個都是多才多藝

在14天時間里,胡丹紅驚訝地發現,自己相處了兩個多月的戰友竟都是“寶藏男孩”“寶藏女孩”,之前在武漢大家每天就是酒店-醫院兩點一線的生活,回到酒店也只能待在房間,基本沒有時間去互相認識對方。

來到安吉后,大家空閑時間多了,熟得也快,互相之間了解到原來身邊的戰友們個個都是多才多藝?!皬垥月♂t生是運動健將,臺球、乒乓球打得好,聽說還是溫州醫療界的五項冠軍;王密芳是太極拳愛好者,每天都會堅持打太極拳;張躍峰醫生是太極拳老師,他的太極拳招式跟一般的太極拳都不太一樣,王密芳經常會跟他學習;胡珍珍跳舞跳得好,是我們跳廣場舞的領舞……”胡丹紅細細地報著每個人的優點。

14天的隔離生活,也讓這群曾一同并肩作戰的戰友們拉近了距離。

-朱鶯:盡情地呼吸 大自然新鮮空氣

在安吉隔離休整期間,朱鶯感覺自己的心終于靜下來了,她決定理理思緒,反思和總結過去的58天。

“主要總結一下過去搶救的經驗,反思其中不足之處。目前抗疫雖取得階段性勝利,但這是一場持久戰,我們需要積累經驗?!敝禚L說。

在空閑時間,朱鶯會去酒店樓下小道上散散步,在人少的地方摘下口罩,盡情地呼吸大自然的新鮮空氣?!罢娴氖呛芫脹]有這么親近地去感受大自然,去呼吸新鮮空氣?!敝禚L說。在武漢的時候,醫生們要值9小時和15小時兩個班次,在值班期間全程要戴著N95口罩,即使連續戴15小時也不敢輕易摘下,怕有感染的風險。

“那個感覺就是很悶很悶,仿佛下一秒就要窒息?!敝禚L說,那時候,能呼吸一口新鮮空氣就是最大的奢望。

來源:溫州晚報

記者:薛樣洋/文 張嘯龍/攝